第645章 戲劇化的求婚

    第二天,周六的上午,唐逸乘坐飛機回到了江陽市。

    當唐逸在江北機場下了飛機,打開手機後,趕巧似的,胡斯淇給他來了一個電話。

    不過,胡斯淇是用座機號給唐逸打的電話,所以唐逸在瞧來電顯示時,也不知道是誰打的電話。

    只是接通電話後,才知道是胡斯淇來的電話。

    聽說是胡斯淇,唐逸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才問了句:“啥事呀?”

    “沒事。就是想給你打個電話。”胡斯淇回道。

    唐逸聽著,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說了句:“我今天回江陽市了。”

    “你回江陽市做什麽?”

    唐逸直接回了句:“跟安雅把婚事定了。”

    “你們確定要結婚了?”

    唐逸複雜而又苦悶的一笑:“我也該成家了。”

    電話那端的胡斯淇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回了句:“確實是該了。”

    “那你……”唐逸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還有什麽想說的嗎?”

    “我不知道。或許沒有了吧?”

    “那你……”唐逸又是想了想,“那你在打這個電話之前,什麽都沒有想嗎?”

    “沒有。”胡斯淇回道。

    “那……那好吧。你要是沒有什麽事了的話,那就……挂了吧?”

    “等等!”胡斯淇忙道。

    “你還有什麽事麽?”

    “我就想問問你,你們婚期訂在什麽時候?我想去喝你的喜酒。”

    “如果沒有什麽變化的話……應該就在元旦了吧?”

    “……”

    待了挂了電話後,唐逸陷入了一陣沉悶當中。

    此時此刻,他的心裏有些亂。

    或許他應該去爭取點兒什麽?

    因爲他在想,胡斯淇已經做出了那樣的決定,那麽他是不是也該有所爭取?

    事實上,他剛剛說他要跟安雅確定婚事時,實際上,他還是想刺-激胡斯淇一下,看看她有什麽反應?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胡斯淇的反應是那樣的平靜。

    由此,他也就在想,是不是胡斯淇的心早已麻木了?跟他一樣的麻木了?

    想著想著,他忽然拿起手機來,給剛剛那個座機號回了個電話。

    過了一會兒,等電話接通後,唐逸說了句:“我找胡斯淇。”

    “哦,那請您稍等!我馬上爲您轉接給我們胡總!”

    胡總?!!

    唐逸不由得一怔,心想,胡斯淇是老總?

    過了一會兒,傳來了胡斯淇的聲音:“哪位?”

    “是我。”唐逸忙道。

    “我剛剛不是給你打過電話了嗎?”胡斯淇立馬說道。

    “我知道。”唐逸忙道,“但是有一個問題我還是不明白。”

    “什麽問題。”

    “就是那天清晨……你……和我……”

    “我已經忘記我和你做過什麽了。”

    唐逸不由得一怔:“你已經完全忘記了?!!”

    “是的!”

    “那……”唐逸想了想,還是鼓足勇氣,大膽的說了句,“如果我向你求婚的話……你會有什麽反應呢?”

    “結果你是知道的。”

    “拒絕?”唐逸問道。

    “是的!”

    “爲什麽?”

    “爲什麽你知道,你還要問嗎?”

    聽得胡斯淇這麽的說著,唐逸愣住了,過了一小會兒,他忙是說了句:“對不起!”

    “……”

    待電話挂了後,唐逸想點燃一根煙來,可是想想還在機場內,這兒不許抽煙,所以他也就忍住了。

    隨之,他忙是沿著通道朝外走去……

    就在這時候,胡斯怡給來了個電話。

    忽見電話是胡斯怡打來的,唐逸不由得一怔,想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接通電話:“喂。”

    “是我,胡斯怡。”

    “我知道。你說吧,什麽事?”

    “我姐姐回國了,你知道嗎?”

    “知道。”

    “她現在在北京工作,你知道嗎?”

    “也知道。”

    “那你和我姐姐是不是見過面了?”

    “見過。”

    “那你們……就沒有提及婚事?”胡斯怡又是問道。

    “沒有。”

    “爲什麽不提呢?現在對于你們倆來說,不是一個成熟的好機會了麽?就現在,我爸我媽也不會反對了,還會絕對的贊成!”

    唐逸愣了一下,然後回道:“美好的事物的保鮮期是最短的。過了那個時候,一切都索然無味了,甚至變質、發黴了。”

    “是不是只因爲我?”胡斯怡忙是問道。

    “不。”唐逸忙是回道,“也因爲我。”

    “那我去跟我姐姐說?我來撮合你們倆的事情?”

    “不用了。”唐逸回道,“現在不是誰想撮合就能撮合得了的。”

    說著,唐逸話鋒一轉:“你要是沒有什麽事了的話,那就挂了吧。”

    “……”

    一會兒,當唐逸從機場出來的時候,安雅早已在出口那兒等著他了。

    瞧著唐逸走了出來,安雅忍不住歡心的一笑:“嘻……”

    唐逸走近安雅的跟前,看著她那樣笑著,他忍不住勉強自己一笑:“嘿……”

    見得唐逸也笑了,安雅忙是說了句:“好啦,我們走吧。”

    唐逸忙是說道:“等一下!”

    “怎麽了?”安雅不解的看著他。

    唐逸有些負重的、神秘的一笑,然後掏出了一個小禮盒出來,忙是單膝跪地,跪在安雅的跟前……

    “你這是幹什麽呀?”安雅忙是問道。

    唐逸笑著回道:“這麽標准的國際動作,你還不明白什麽意思嗎?”

    “呵……嘻……”安雅一時都樂傻了似的,“你要向我求婚?”

    “戒指不是你要我准備的麽?”

    “可是你這樣……不是要我馬上就答應麽?”

    “難道你還在猶豫?”

    這時候,圍觀的人也愈來愈多了……

    安雅有些嬌羞的看了看圍觀的人,然後沖唐逸說了句:“那你先幫我把戒指戴上吧。”

    “然後呢?”

    安雅嬌羞的一笑,回了句:“然後再說。”

    “有這樣答複的麽?”

    安雅忙道:“哎呀,你快點兒啦!”

    “好吧。”沒轍了,唐逸也只好先幫安雅戴上了求婚戒指。

    一會兒,等到了車上後,安雅忙是摘下了求婚戒指,遞給唐逸:“還給你!”

    唐逸猛的一怔:“這玩意……送出去了,就沒有收回來的吧?”

    “怎麽沒有?”安雅回道,“如果對方不願意了,還可以反悔不是?”

    “那你究竟什麽意思呀?”

    “我怕你還沒有想好。”

    唐逸郁悶的皺了皺眉頭:“都到這個時候了,我還有什麽沒有想好的?”

    “那你真的就……”

    “是的!”

    “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哦?”安雅提示道。

    “我知道!”

    “那你能告訴我,你喜歡我什麽嗎?”

    “你的全部。”

    “我的全部是什麽呀?”

    “我也不知道。”

    “既然你都不知道,那你又說是我的全部?”

    唐逸無奈的一笑:“這東西……怎麽能具體化嘛?喜歡就是一種感覺。那種感覺就是,喜歡了就是喜歡了,沒有理由,也沒有原因。”

    “那總有那麽一點觸動了你吧?”

    “你的善良。”

    “我善良嗎?”安雅問道。

    “最初……你不怎麽善良。”

    “那我最初是什麽樣子的?”

    “嬌蠻,蠻不講理。”

    “嘻……”安雅嬌羞的一笑,“那我現在呢?”

    “現在……善良了。”

    安雅又是一笑,然後說道:“那好吧,戒指我先沒收了。”

    唐逸忍不住一笑,然後忙道:“對了,那我們就訂好了,就元旦那天了哦?”

    “幹嘛要敲定呀?”

    “因爲我好發請柬呀!”

    “那你先跟我爸【全本鄉村小說www.kerryquilter.com】媽說吧。”安雅說道。

    可唐逸卻是忙道:“你還是先和我一起回一趟平江吧。”

    “爲什麽?”

    “我要去我告訴我爺爺!”

    “這就回平江嗎?”

    “是的!”

    “……”

    隨後,安雅給她媽去了個電話,說了一聲,說是跟唐逸直接去平江了。

    到了平江,唐逸和安雅才去找了個飯館吃了頓午飯。

    完了之後,也就緊忙往西苑鄉趕去了。

    下午三點鍾的樣子,唐逸領著安雅回到了烏溪村。

    在進村的時候,安雅忍不住詫異道:“原來你就是這個山村裏走出來的呀?”

    “對呀。”唐逸坦然的回道。

    安雅更是訝異了:“真的難以想象呀!”

    唐逸忍不住打趣了一句:“是不是後悔了呀?”

    “有點兒。”安雅回道,然後嘻嘻的一笑,“但戒指還是沒收了。”

    “爲什麽呀?”

    “因爲沒收了就是沒得退出來的呀。”

    “那你可想好了,以後你就是這個村的村民了。”

    安雅忙是說道:“你的檔案什麽的早就不在這兒了,我就不信你還會回這兒種田種地!”

    “那可說不准哦?”唐逸回道,“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這兒的生活,親切。”

    “哼,我才不信你會回來呢!”

    “你不信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可是提示了。”唐逸回道,“沒准……我這次回北京就辭官了?”

    “真的還假的呀?”

    “我說的是真的,但是還沒准。”唐逸回道。

    安雅忙道:“可是這村有什麽好的呀?”

    “不好嗎?你不覺得這兒的空氣很好嗎?還有,這兒的風景,山清水秀的,不美嗎?”

    “那這兒也很偏不是麽?”

    “……”

本頁網址:http://www.kerryquilter.com/xiangcunxiaoyishi/2706.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爲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