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殺了他

    劉芒低下頭,無話可說,心道:“逍遙遊施展得比我還好!”

    就連那考核長老都再次拿不可思議的目光重新審視小龍。心道:“這小子是個怪才!”

    小叮咚驚訝得差點沒從半空跌落。她望著對面的小龍,自語道:“我不相信一個廢柴的逍遙遊使的比我還好!我不相信!”

    小龍笑道:“小叮咚,還記得調戲你的那個金面人嗎,是老子了,那個時候老子已經學會了逍遙遊,已經達到了最高境界,你平日裏牛什麽牛啊!我最看不慣你們那雙勢力眼,有本事你來殺我啊!”

    小叮咚忽然想起金面人在自己房間裏調戲自己的情景,怒發沖冠:“我殺了你!”說完,踏空而來,使出了降魔三十六式中的第五式:仙掌誅魔!

    她雙手幻化出無數只手影,踏空而來。

    小龍再次輕松躲過!

    “他居然能躲過仙掌誅魔?”考核長老一下可叫起來,自語道:“此人的修爲應該在武道 最高境界!”打開神識,去靈測小龍,卻發現他沒有修爲。

    “不可能!”考核長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會隱藏實力?莫非他的修爲已經突破了玄變境界?這這怎麽可能呢?”

    金剛石台盤膝而坐的“紫雲玉女”美之秋依舊微笑著。

    “怒火鳳凰”鍾靈兒眉頭微蹙,拿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小龍使出速度和蠻力,再次把小叮咚打出丈許之遠。

    小叮咚的身體飄在空中,她被小龍打成重傷。

    “小叮咚,我來!”夜藍縱身飛起,接住小叮咚,徐徐飄落。她秀發飛舞,美不勝收。

    “師姐,這小子心狠手辣,你當心了!”小叮咚躺在夜藍懷中,時刻不忘記“報複”小龍。

    夜藍飄落地面,把小叮咚交給冷烈。冷烈看著夜藍,囑咐道:“師妹,那小子魔氣凜然,你不要心軟,替天行道!”

    夜藍點頭。四目交融在一起,心有靈犀。

    “草!”劉芒醋意大發!

    夜藍雙臂一展,直沖高空,望著對面的小龍,目光中已經沒了任何情感,冰涼似水。

    小龍打一個寒噤,道:“師姐,是是你?”

    夜藍冷冰冰地道:“別喊我師姐,我沒你這個城府甚深的師弟,想必在我們去協助武國之時,你已經修爲大增了吧,卻還裝模作樣的要我保護你,你這個色狼,還吃我豆腐,你——!”

    小龍看見夜藍眼中全是憤怒。

    “師姐,我——,你聽我說師姐!”蘇敬敬楠心中隱隱作痛。

    “別叫我師姐!”夜藍踏空而來,使出武技降魔三十六式的第二十八式:恩斷義絕!只見她修長的雙臂在空中狂舞不至,幻化出數條殘影,朝小龍襲擊而來。

    小龍只守不攻。

    “師姐,你聽我解釋!”小龍一分心,被一道殘影襲擊落在地。

    他掉下了半空,踉跄站地。

    “我以爲他有多厲害呢,原來也不過如此!”有人竊竊私語。

    但“風火金童”風雲海已經目瞪口呆,一個武道修爲的弟子,被降魔三十六式的第二十八式:恩斷義絕!擊中,竟然安然無恙。他身上的確有秘密。

    “此人是魔道中人,不可放過!”風火金童風雲海指著小龍叫道:“楊塵師弟,爲逍仙派替天行道!”

    楊塵得令,正欲迎頭而上。夜藍阻止道:“楊師兄,請讓我跟這厮先做個了結吧!”

    楊塵退下,笑道:“師妹,別心軟,對付魔道中人理應全心誅殺,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剛才“風火金童風”風雲海已經發話,說小龍是魔道中人,這些門外弟子便再無所顧忌,大聲叫道:“夜藍師姐,殺了他!殺了他!”

    而那些真傳弟子見小龍中了降魔降魔三十六式的第二十八式恩斷義絕,依舊安然無恙,便也覺得他是魔道中人,雖然沒有叫喊,但一個個都殺意四起!

    紫雲玉女盤膝而坐,閉目緘默不語,但峨眉微蹙,若有所思。、

    “怎麽可能,他怎麽會是魔道中人?”“君子楚”楚天閣自言自語。

    “怒火鳳凰”鍾靈兒面無表情,自語道:“不聽我的話,如今你禍起南牆,沒人救得了你!”

    風清子只是站在遠處觀看,好像局外人一樣,不喜,不怒,不悲。

    “殺了他,殺了這個敗類!”刺耳的叫喊聲,刺入小龍的耳膜,直入心扉,讓他怒火沖天,傷心欲絕。“老子只不過是有點玩世不恭而已,並非大奸大惡之徒,比起那些僞君子好多了,爲什麽這個世界的人不肯接受老子這種性格呢?”

    “彭——!”夜藍又發來一掌,直中小龍的胸口,她發出的內氣被他胸口裏的“無字靈書”吸收!而他本身安然無恙。

    夜藍自語道:“果真魔道中人!”說著,她再次使出降魔三十六式朝小龍幻化而來!

    “好,你們說老子是魔,老子就是魔道!草,我命由我,不由天!”

    “嗖——!”閃電夜藍跟前,快。小龍避開她的攻擊。

    門外弟子目瞪口呆,好快的速度,只在眨眼之間。

    小龍不等夜藍反應過來,已提起“蘇狐仙人”掌將要中她門面,可是,他卻停下了。

    二人虛立高空。

    小龍道:“師姐,你打不過我,你走吧,我不想傷害你!”

    夜藍一怔而醒,凝望著小龍,舉棋不定。

    遠處的冷烈,暗中運出真氣,將他那微弱的真氣流直逼掌心,用狂龍咆哮功移花接木,輸送到夜藍手臂,夜藍被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所驅使,陡然給餓小龍一掌。

    幸好還是拍在他胸口,立刻被“無字靈書”所吸收!

    這一掌,帶著比所有武技都強大的威力,小龍已經感到師姐夜藍絕情了!

    忽然,夜藍又身不由己的被一種力量所驅使,攻擊而來。

    小龍疼得撕心裂肺:“師姐,你當真這麽絕情嗎?”

    夜藍口是心非,冷冷地道:“對,我當真這麽絕情,從今以後,別再喊我師姐,我要替天行道,誅掉你這個魔道中人!”

    小龍雙眼通紅,叫道:“好——!”

    話音未落,天空雷聲轟鳴,陰雲密布,一道閃電撕裂長空,狂風肆虐。

    夜藍再次襲來。

    “快——!准——!”卻沒有狠!

    小龍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道,拍在夜藍胸口,夜藍一時站不穩當,嬌軀從高空墜落!

    “師姐——!”小龍大驚訝,踏空而來,快如疾風,勢如閃電。這是逍遙遊最高境界!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甚至忘記了夜藍的安慰。

    抱住夜藍柳腰的刹那間,小龍鼻子發酸,道:“師姐,你怎麽樣!”

    二人從空中徐徐下落。

    小龍懷中的夜藍看著小龍那充滿愛慕的眸子,忽然想起當日在戰場上金面人救自己時的眼睛,覺得竟然有幾分相似,她心一怔。

    小龍已經飄落地面,懷中抱著夜藍。

    “小子,你想對夜藍師妹怎樣?”冷烈火速閃來。

    小龍看見楊塵手持一柄寶劍,朝自己一步一步走來。便把夜藍給了冷烈,迎面而上。

    “這不是我的手下敗將嗎,怎麽,投靠主人做起了狗奴嗎?”小龍發狠地嘲笑。

    楊塵冷笑,那劍指向小龍:“今日,我要替天行道,殺了你這個敗類!”

    考核場瞬間變成了屠宰場。

    天空中大雨瓢潑。但雨點卻絲毫沾不了真傳弟子之身,而那些門外弟子都紛紛戴上了鬥笠,觀看一場好戲。

    “哼,究竟誰他媽是敗類,尚且未知!楊塵,今日老子要好好教訓你一下【無廣告小說網www.kerryquilter.com】!”

    楊塵受到“風火金童”風雲海的點撥,武道劍法大增,他信心百倍。

    “看劍——!”楊塵舉劍直劈小龍頭頂,雖然他劍法精妙,但他的動作,在小龍看來好似慢鏡頭,小龍閃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楊塵大驚:“你你的速度好快!”

    “黃金右腳——!”小龍陡然擡腳,一腳揣到楊塵小腿肚。

    “啊——!”楊塵大叫,身體被打出丈許之遠。而他的小腿,開始腐爛,屍毒以細胞繁殖的速度迅速蔓延全身,摔落地上時,楊塵的臉也開始腐爛。

    這麽毒辣的武技?他什麽時候修煉的?

    衆門外弟子皆是驚訝不已。

    “謝謝師兄相救,我要殺了這個魔道中人!”

    “你還是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對手!”風火金童盯著小龍命令楊塵退下!

    楊塵慚愧之極,低著頭像個鬥敗的公雞,垂頭喪氣。

    “好邪惡的武技,小子,你果然不是善類!”風火金童風雲海凝視著小龍。

    小龍道:“是他先無情,我是自保!”

    “風火金童”風雲海笑道:“很好,很好!”

    風火金童如今已經變得看起來和藹可親,但這也是他最恐怖的地方,當他變得和藹時,便是殺意甚濃之時。

    “紫雲玉女”美之秋從台階上化爲一道長虹,飄落“風火金童”風雲海面前,道:“呵呵,師兄,我來教訓他!”

    風火金童暗戀紫雲玉女很久,他總是鬼使神差地聽她的話。

    紫雲玉風火金童一下可從金剛石台階上閃來,大手一揮,一顆金光燦爛的彈藥出現在手心,彈入楊塵口中,瞬時,楊塵轉危爲安。

    女美之秋走近小龍。

    “師姐——!我——!”

    “啪——!”紫雲玉女給他一耳光,呵呵笑道:“別喊我師姐,爲什麽修煉邪惡的武技,爲什麽?”

    她打他,其實是在保護他,總比“風火金童”風雲海用功法傷害他強百倍吧!

    小龍啞口無言,低頭緘默。他知道,她對他好,那種好猶如姐姐對待性格頑劣的弟弟。

    “師姐,殺了他!”門外弟子起哄。

本頁網址:http://www.kerryquilter.com/xiangcunxiaonongmin/4894.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爲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