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創業很麻煩

  兩個人就這樣相互偎依著,看著眼前的美景,感受著對方身上的溫度,一切都是那麽靜好安詳,直到太陽西沉。黃昏之後夜幕降臨,城裏看不見的繁星也在此時露出了它原來的樣子,璀璨得恍若一個不真實的夢境。
 
  “好了,小寶貝,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馬良輕聲地問道,不過蘇雨琪沒有回答,馬良低頭一看發現蘇雨琪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胸脯上下起伏,睫毛輕顫,安安靜靜的樣子比童話裏的睡美人都要讓人心動。馬良呆呆地看了一會兒,輕柔的動作將蘇雨琪背在了自己的背上,帶著一路的星光朝著家的方向走去,馬良沒有看到,背上的蘇雨琪輕輕地笑了。
 
  回到家中,馬良把蘇雨琪放到了床上,又和夢夢交代了幾句,然後就開著摩托車前往秋小寒的住所。經過那條小溪的時候馬良不放心的去看了看,發現溪邊已經有好多個帳篷搭在那裏了,看來這群公子哥是打算露天紮營了,也就懶得多管,直奔秋小寒那兒去了
 
  到了目的地,馬良敲了敲門,發現門口並沒有鎖上,微微皺了下眉頭,變進去邊說“小寒,你怎麽老是不鎖門的,你這樣很危險的知道不知道?”“嗯,所以呢?”馬良循著聲音看去,秋小寒正坐在書桌前看著一堆的文件,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關于馬良藥草的。
 
  秋小寒穿了一件很家居的睡袍,袍子下擺的下面露出雪白滑膩的**,頭發隨意地挽了起來,幹練卻又迷人,都說認真的男人很帥,其實認真的女人也同樣更加有魅力。秋小寒說完那句話,轉過身來笑吟吟地看著馬良,見到秋小寒一副不當回事的樣子,馬良一陣氣急。馬良正想說什麽,“行啦,我知道了,下次會注意的。”秋小寒也不打算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認真道
 
  “呼,那就好。”馬良本來想問問藥草的進度,但看到秋小寒滿臉的疲憊時,又是不忍心地說,“小寒,早點休息吧,你這樣會累壞身子的。”這幾天秋小寒確實都沒休息好,一直忙著宣傳藥草的事,但聽到馬良關心的話時,秋小寒突然感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能爲自己的男人做點事的感覺真的很幸福不是嗎?
 
  秋小寒笑著搖了搖頭,“沒事,我剛好有些事情要找你說的。”馬良點了點頭,“嗚,宣傳方案自然是不需要你來操心,團隊也弄的差不多了,只是還有些法律上的手續你要自己走下。”“什麽手續?”馬良問道。“首先你要創辦個公司,這樣才能合法集資,並且你還要去開些相關的證明,開設投資基金證券,然後才能開始集你所要的一個億。”秋小寒侃侃而談。
 
  馬良有些犯迷糊,集資?基金?什麽東西?看到馬良傻傻的樣子,秋小寒不禁有些好笑,“行了,過幾天等宣傳的事項定下來了,我陪你去一趟城裏也來得及。”說著秋小寒直起身來,俏生生地站在馬良對面,目含秋波,馬良原本還想說說公司選址的事,但這時卻是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看著秋小寒誘人的嘴唇,馬良只覺得一陣口幹舌燥,剛才被蘇雨琪勾起的欲火又是熊熊燃燒了起來,暗罵自己一聲沒出息,正想找個借口離開,誰知道秋小寒主動湊了上來,吻住了馬良。秋小寒也不知道,只是兩天沒見,爲何自己的心會如此按捺不住,自己竟然會這麽主動,這種感覺是之前還喜歡著吳志龍的時候都沒有過的。
 
  看到秋小寒這麽主動,馬良也不在壓抑自己,反身一把抱住了秋小寒,狠狠地品嘗起她的丁香小舌。逐漸的,因兩人的動作,睡袍不知不覺地滑到了一邊,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雪白,馬良輕輕地撫摸著,感覺好像是在摸一段上好的綢緞。秋小寒不堪一握的柳腰不安分地在馬良的身上摩擦著,抑制不住的火熱直沖下體,小兄弟直接雄赳赳氣昂昂地頂在了秋小寒敏感的部位。只聽秋小寒一陣嬌羞的驚呼,整個身子就像一團棉花癱倒在了馬良的懷裏。
 
  馬良扶著秋小寒在床邊坐下,當然嘴上可沒有閑著,吻得秋小寒只能發出輕微的嗚嗚聲。接著在馬良稍稍用力,兩人就躺倒在了秋小寒香噴噴的閨床上,秋小寒心裏不禁有些緊張,難道自己的第一次就真的要交給這個男人了嗎?自己真的准備好了嗎?長輩那邊自己又該如何解釋?算了,誰叫自己的心愛上他了呢!給了就給了。
 
  然而,腦中最後的一絲清明最終阻止了馬良繼續的動作,這讓秋小寒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是陣陣失落,難道自己還是比不上蘇雨瑤麽?馬良心裏歎了口氣,他不想再重蹈上次的覆轍,看了秋小寒一眼,繼而緊緊地抱住了她,“小寒,睡吧,這幾天你辛苦了。”秋小寒悶悶地嗯了一聲,也是閉上了眼睛,不知在想著什麽。就這樣,一夜無話,兩人相擁而眠。
 
  第二天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照進房間的時候,馬良就醒了,仔細端詳著懷中美麗的秋小寒,不禁有些感歎,曾經連話都不敢說上一句的初戀情人,如今正乖巧地躺在自己的身邊,馬良自豪的同時也是感慨命運的奇妙,原本兩條不會相交的平行線,卻因爲小壺因爲秋小寒的到來而糾纏不清。
 
  這時懷裏的璧人動了動身子,睜開了怔忪的雙眼,迷迷糊糊地看了馬良一眼,馬良笑了笑又是在秋小寒的嘴上親了一下,“再睡會吧?”秋小寒用手輕輕地環住馬良的脖子,好像對著馬良說,又好象是自言自語道,“你真的會陪我直到永遠永遠嗎?”
 
  馬良張了張嘴,卻被秋小寒的一個吻堵住了,“不用回答我。”說完秋小寒就坐起身來開始穿衣服。馬良沒再說話,只是看著,他明白秋小寒和自己都還需要時間,素要時間來證明這段感情。
 
  “來,幫我把扣子系上。”秋小寒美背對著馬良,手裏拽著罩罩說道,馬良尴尬地應了一聲,小心地幫秋小寒系好。秋小寒一陣無語,心想摸都被你摸光了你尴尬個什麽勁啊。白了馬良一眼,又將剩下的穿戴整齊,回頭對馬良調侃,“怎麽,這麽喜歡待在我的床上呢?”額,馬良胡亂地穿好衣服,擔心地問了句,“真的不多再睡會?”“算了,睡不著了。”秋小寒理了理頭發隨意道。

本頁網址:http://www.kerryquilter.com/xiangcunnvjiaoshi/2057.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爲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