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鏡花水月(大結局)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鏡花水月(大結局)

    太陰山之主怒聲咆哮。

    我巍然不動,漠然地望著他,望著他那醜陋的嘴臉。

    “三界敗局已定,你豈能改變這個結果?”

    “吾不信,吾現在就殺了你!”

    龍泉劍之中血光如柱,沖天而起。

    龍吟劍鳴!

    太陰山之主怒而動手,手臂所過之處,空間盡數塌陷。我面色淡然從容,伸出手去,龍泉劍來到手中。

    “要戰那便戰!”

    腳踏虛空而去。

    太陰山之主磅礴的手臂橫掃而至,空間崩塌,空間風暴刮來。

    我單手持劍,與那太陰山之主正面相見。

    他似乎沒有身軀。

    心中震動,無法想象他究竟是怎樣的生物。

    指破虛空!

    太陰山之主擡起手,一指戳來。

    所過之處,一片寂滅。

    我揮動龍泉劍,演化混沌陰陽圖……

    混沌圖包羅萬象。

    我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

    太陰山之主大手朝我抓來,勢要將我捏碎。

    “神劍斬魔!”

    我施展出太靈陰陽術,龍泉劍幻化萬千,斬在太陰山之主的手臂上。

    音爆之聲震耳欲聾,太陰山之主手臂上的紋路亮起,給手臂加固防禦。

    無數道劍影斬在手臂上,留下道道痕迹,卻無法打破太陰山之主手臂上的防禦。

    “青龍破虛印!”

    “白虎……”

    “玄武!”

    四象顯現其三。

    三大靈獸朝太陰山之主狂奔而去。

    “四象不全,豈能有力量!”

    太陰山之主雙瞳射出駭人光芒。

    龍吟虎嘯……

    三大靈獸霸氣淩然,不懼太陰山之主。

    “碎吧。”

    太陰山之主伸手抓住玄武,白虎噴吐出星羅萬象的光華沖擊在太陰山之主手臂上。

    青龍朝太陰山之主眼瞳沖去。

    轟隆!

    “你敢對吾動手?”

    太陰山之主發出雷霆之怒,騰飛而去的青龍猛地一停。

    我怒喝道:“青龍,你做什麽?”

    青龍仰天長嘯,擺動尾巴沖去。

    【無廣告小說網www.kerryquilter.com】太陰山之主漆黑的眼瞳射出的光芒將青龍攔下,然後摧毀。

    噗嗤!

    青龍身體破碎,我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白虎、玄武渙散了。

    “三界沒有希望,你還沒有資格做救世主!”

    我慘然一笑。

    自己認爲最強大的攻勢,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龍泉劍發出一陣悲鳴。

    我低聲喃喃道:“你怕嗎?”

    龍泉劍顫動。

    “既然你不懼,那我們便與他拼個你死我活!”

    “殺!殺!殺!”

    連喊三聲。

    我的雙眼爬出猩紅之色。

    三境心魔!

    人與劍皆是入魔。

    這是我最後的底牌,若是到了這個地步依舊不能看到一點勝利的希望,三界便將徹底淪爲太陰山的地盤。

    人與劍相通。

    腳踏虛空呼嘯而去,直取太陰山之主漆黑的眼瞳。

    他的大手拍來,我依靠速度躲閃。

    劍光呼嘯而去,斬在他手臂上,留下一道道劍痕。我看准一個地方,狠攻一點……

    勢必要打破太陰山之主的防禦。

    我一通猛烈攻擊,同時借助冀州鼎、射日弓等神器的力量。

    三尊四象印拖著長長的光華與太陰山之主的手臂轟然相撞,産生的沖擊波撕裂空間。

    太陰山之主手臂上那層防禦終于出現裂痕。

    “斬!”

    人劍合一,攜帶著無盡戰意而去。

    咔嚓。

    龍泉劍斬在裂痕上,太陰山之主結出那層防禦徹底破碎。

    射日弓對准他的眼瞳射出,冀州鼎釋放山嶽般沉重的力量鎮壓而下。

    四象印不斷撞擊太陰山之主。

    他動怒了。

    天地震蕩。

    無形的力量沖擊在我身上,我不停地噴吐出鮮血,氣血越來越虛弱。

    太陰山之主兩只手臂擡起,緩慢地合攏,那宛若小山般的手指相碰,結出神秘的印法。

    懸挂在天空的圓月釋放出濃郁的太陰之力。

    此消彼長。

    太陽神符散發的光輝開始減弱。

    我將四象印、射日弓、冀州鼎全部招到面前,握緊拳頭狠狠地捶在心口。

    噴吐出的鮮血灑在眼前的神器之上,光華交織,璀璨亮眼……

    四象印飛出,青龍、白虎、玄武再度顯現。

    五彩斑斓,美輪美奂。

    猶如身披五色甲胄的戰神一般,霸氣側漏。

    射日弓散發刺眼光華,照耀大地。

    冀州鼎與那三界中其余八尊神器遙相呼應,集中最強的力量。

    我以自身精血激發出這些神器最強的力量,做最後的殊死一搏。

    此一戰必須分出勝負。

    不是我死,便是他死!

    太陰山之主怒吼道:“蝼蟻妄想逞英雄!”

    “蝼蟻也足以掀翻大象。”

    他一掌拍下。

    三大靈獸噴吐出絢麗奪目的五彩光華與太陰山之主的手掌轟然相撞。

    太陰山之主的手掌頓時出現裂痕,五根手指掉落……

    這一幕是多麽的驚悚,又是多麽的振奮人心。

    “四象聚合!”

    我發出歇斯底裏地吼叫。

    太陰山之主漆黑的眼瞳突兀出現一團火焰,然後就看到朱雀神鳥從他眼瞳中飛出。

    他的眼瞳居然可以容納萬物?

    朱雀神鳥在虛空中盤旋,化作朱雀印飛來。

    太陰山之主冷哼一聲,伸手抓向朱雀印。

    我一揮手,朱雀印飛動。

    四靈獸在空中齊舞。

    百轉千回。

    四象齊舞,引動天地異象,天地爲之色變。

    巨響聲中,太陰山之主欺身向前。

    這一片虛空中頓時生出無數雷電,噼裏啪啦炸響,猶如鞭炮齊鳴。

    嗡嗡。

    我腦袋瞬間充血,駭然地看著他。

    他並非沒有真身,而是因爲他太過強大,被人間的規則秩序束縛……

    他發揮出無窮的實力,雙手將那虛空撐開,身影在眼前跳動,閃爍不定。

    “封靈斬!”

    我雙手緊握七星龍泉劍,樹立在心口,引動天地靈氣,發動至強一劍!

    風雲變幻,天地黯然。

    太陰山之主握起拳頭,與我悍然相撞。

    一觸即分。

    哇。

    我噴出一口鮮血,體內氣血在這一瞬間幾乎消耗幹淨。

    “天道已死,誰能阻吾!”

    我臉色慘白毫無血色,已經拼盡全力,卻依舊沒有一點辦法。

    這一戰,敗了。

    三界正道敗得一塌糊塗。

    七星龍泉劍黯淡無光,劍身布滿裂痕。

    咳咳。

    咳出一點殘血,絕望地看向太陰山之主。

    他的強,足以撼動荒古。

    戰局已定。

    三界之中關注戰況的所有人,在這一瞬間都像是被抽空力氣一般,滿臉絕望地癱倒在地。

    “屠!”

    太陰山之主發號施令。

    三界邪氣乍起,太陰山兵馬開始大肆屠殺。

    他要以殺立威,將三界衆生殺怕。

    哪怕口服心不服。

    他雙瞳盯著我,“該結束了,從哪裏開始就從哪裏結束。”

    “是啊,從哪裏來就從哪裏結束。”

    我費盡力氣地擡起手,飛舞的四象印撞擊在一起,光華漫天。半分鍾以後,四尊青銅印合四爲一,化作一尊透明的光印……

    流溢的光彩,悸動的天地能量,顯示著這尊光印的不平凡。

    靈虛印!

    傳說中能夠勘破虛空,穿梭過去未來的神物。

    原來、原來是這麽回事。

    “你……”

    太陰山之主微微動容,一旦我發動靈虛印將他帶到過去,他所做的一切都將白費。

    我怔怔地盯著他,臉上露出從容的笑……

    這一刻,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只有犧牲自己。

    擡手指向靈虛印,光華之下,一切宛若虛無。

    轟隆!

    光印流轉,虛空扭曲……

    我看著他,喃喃道:“陰陽倒逆,天道不顯。你已經淩駕于天道之上,我別無他法,只能將你送回那上古亂世……”

    “你、你……”

    扭曲的虛空出現一個光圈,太陰山之主恐慌了。

    “我隨你去吧。”

    我怒吼一聲,踏步而去。

    刷!

    我與太陰山之主一通消失在光圈之中,腦海中浮現過一副副熟悉的畫面,一張張熟悉的笑臉……

    李君,你到底是誰啊。

    盧乾、盧坤、明智和尚所有人從我記憶中消失,漸漸的,我的記憶回到了十多年前,回到了劉家村的生活……

    爺爺、母親……

    虛空中綻放的光圈迅速縮小,最終化作虛無。

    虛空一片寂靜,再無半點動靜。

    三界正道在經過短暫的呆滯以後,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他們開始發起反抗,將太陰山兵馬趕盡殺絕。

    沒有了太陰山之主的威懾,太陰山的兵馬再也不能抵擋三界正道的攻勢。

    人間大地,一片蕭條。

    將臣與流光仙子對視一眼,感到不可思議。

    流光仙子開口道:“原來四大仙族後裔手中的四象印是靈虛印分裂而成,原來一切早已注定。”

    將臣感歎道:“此子之心可動天地,他不死,人間不滅。”

    “緣起緣滅,換做其他人帶不走太陰山之主。”

    “他們去了哪裏?”

    “也許去了一個不屬于他們的時代。”

    流光仙子眸子望著虛空,低聲喃喃道:“小子,希望你還能回來,姑奶奶可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告訴你,你難道不想知道你媳婦到底是誰嗎?”

    人間、地府、靈界。

    三界正道經過半個月的苦戰,終究是將太陰山兵馬趕回了屬于他們的陰暗潮濕的角落。

    三界恢複光明,又有了希望。

    三月桃花盛開,人間處處是春風。

    一年又一年。

    那些苦苦等待著我回來的人,心中無限失望。

    靈界、人間玄門共同爲我立了石碑。

    爲了紀念我拯救三界的豐功偉績。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淡望在他們記憶之中,猶如鏡中花水中月,看似美麗,一觸即破。

    再過幾年,又有誰還記得我呢。

    擡頭望天,白天是太陽,夜晚是月亮,哪裏有我啊。

    沒有誰會記得我,也許在以後有人看到了那爲我而樹立的石碑,甚至會吐口水唾棄。

    唾棄墳墓?

    人死了以後最慘烈的場景莫過于此。

    不知道是什麽時代,只知道滿地大型凶獸,那手持自制刀戟的人正在追趕野獸。

    從虛空中跌落在此,太陰山之主沒了訊息,靈虛印不知所蹤。

    我已經沒有回去的希望了。

    或許,在這裏我才能真正的解脫吧。

    就在這時,一個圍著獸皮的小孩跑到我身旁,叽裏咕噜地說了幾句,我大概懂了他的意思。

    他轉身就跑,我急忙跟了上去。

    在一處山頭上,我看到了一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他看到我的時候也是目瞪口呆,無比震驚。

    他是誰?

    我心知肚明。

    可看他的茫然的表情並不記得我是誰。

    我釋懷一笑,原來什麽都忘了。

    可我爲什麽還記得?

    全書完!

本頁網址:http://www.kerryquilter.com/xiangcunguishu/1601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爲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