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將臣入聖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將臣入聖

    贏勾面紅耳赤,無比激動地吼道:“不可能,我帶領屍族屍兵降臨人間之時,太陰山兵馬距離屍族還遠得很。”

    將臣嘲諷道:“你們不會以爲靈界只有你們才能打通空間通道吧,太陰山的底蘊連地府都忌憚,屍族如何抵擋?”

    “你們自作聰明,將屍族陷入危機之中,你們將是屍族的千古罪人!”

    將臣義正言辭,言辭鑿鑿,不容置疑。

    贏勾與後卿臉色陰晴不定,拉得比馬臉還長,非常難看。

    他們對視一眼,正在猶豫要不要相信將臣的話……

    太陰山究竟有沒有進攻屍族?

    過了好一會兒,贏勾冷笑道:“將臣,你這個屍族的背叛者,你少在這裏說話嚇唬我們。”

    “嚇唬你們?”

    將臣不屑一笑,“你們有那個資格嗎?”

    “你……”

    贏勾怒火中燒,眼中迸射出攝魂懾魄的血芒,此地的屍兵盡數跪伏在地,瑟瑟發抖。

    在贏勾身後有著一道極大的幻影,幻影是一只猙獰的獸,似乎是贏勾的元神。

    將臣往前走動一步,直接踏碎空間。

    後卿冷眼盯著將臣,隨時准備與贏勾聯手對付他。

    贏勾沉聲道:“你當本尊很傻嗎?本尊早就料到太陰山的人馬可能進攻屍族,所以早就做了准備。將臣,你沒發現還有誰沒來嗎?”

    將臣眉毛微微一挑,“皇女?”

    “不對,皇女乃軒轅大帝女兒,人間來軒轅大帝守護之地,她怎麽會違背自己父親的意願。”

    “原來你說的是他們兩個啊。”

    我皺起眉頭,將臣說的他們兩個指的是誰?

    左思右想之下,覺得應該是屍族另外兩位僅次于四大神尊的屍王……

    將臣大手一揮,目光灼灼地盯著後卿與贏勾,“我不管你們信不信太陰山已經派兵攻打屍族,不管你們做什麽,但是……”

    將臣停頓了一下,擡手指著我,“他……你們不能殺。”

    後卿暴起,指著將臣怒叱道:“將臣,你到底想幹什麽?”

    “你們別管我要做什麽,總之一句話,你們就是不能殺他。”

    將臣雲淡風輕,從容淡然。

    後卿和贏勾氣得牙癢癢,氣息湧動,地面震動,飛沙走石。

    砰!

    突然,後卿怒吼一聲,拳頭打在地面,一條數米寬的裂縫蔓延而開,不少屍兵掉落其中……

    裂縫迅速蔓延,百米開外的另外一棟樓在裂縫的影響下轟然倒塌。

    【全本鄉村小說www.kerryquilter.com】;裂縫去勢不減,一棟接著一棟的樓倒塌。

    後卿猩紅的雙眸鎖定將臣,“今日本尊意已決,人間一定是屍族之地,誰也無法阻止,誰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殺!”

    贏勾眼中殺意顯露,一個宛若晴天霹雳般的殺字從他口中迸出。

    下一刻,兩大屍族神尊對准將臣一閃而去。

    三大僵屍神尊的戰鬥一觸即發。

    滅世金蟾和拉棺人朝我跑過來,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小天師,趕緊跑路吧。”

    我面無表情地搖搖頭。

    他們面面相觑,齊聲問道:“你爲什麽不走?現在這個局面,你在這裏也改變不了任何問題。”

    “你們走吧。”

    我擺擺手,示意他們趕緊走,不要留在這裏找死。

    屍族三大神尊的戰鬥所産生的破壞力頃刻間就能夠移平整座學府。

    我把這個原因告訴他們倆,讓他們去告訴伏魔殿的人,讓學校的人遠離此地。

    拉棺人去了。

    滅世金蟾則選擇留下。

    他不管是真身還是化作人形都很醜陋嚇人,說出去的話沒人會相信,反而人人喊打。

    “小天師……”

    滅世金蟾望了眼懸浮在半空的屍族三大神尊,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他目光落在地上的龍泉劍上,忍不住問道:“小天師,你這是在做什麽?”

    “我在祭劍!”

    我低聲喃喃道。

    他瞪大眼睛,震驚道:“祭、祭劍是什麽意思?”

    嗡嗡。

    龍泉劍突然震顫起來,強烈的劍氣縱橫交錯,擴散而開。

    龍泉劍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暗紅色,透著一股真氣卻又邪性的氣息。

    滅世金蟾眼珠子凸出眼眶,震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內心的震驚久久不能平息,哆嗦著道:“小天師,你這麽做可是會把你自己推向萬丈深淵啊。”

    轟隆!

    就在這時,半空中的三大屍族神尊碰撞在一起。

    後卿與贏勾聯手之下,風雲變幻,天地變色。

    將臣以一敵二更是霸道。

    三大僵屍神尊毫不吝啬自己的修爲,天空暗淡,飄落陣陣血雨。

    血雨落地,立刻展現出恐怖的一面。

    屍族屍兵沾染上血雨之後頃刻間化成一團血水。

    我與滅世金蟾以靈力護體,暫時沒有危險。

    我擡手一招,冀州鼎飛來懸浮在天空,擋開了血雨腥風。

    哐當。

    不知道是誰一掌拍在了冀州鼎上,冀州鼎震蕩,恐怖的氣息擴散。

    滅世金蟾張嘴噴出鮮血,眼睛、鼻子、耳朵同時冒血。

    七竅流血!

    他可是不滅仙尊的坐騎,修爲雖然不能說數一數二,起碼也在高手的行列。

    可就是這樣一個高手,卻是被屍族神尊戰鬥産生的沖擊波震得七竅流血。

    我甩了甩發昏的腦袋,擡頭看向天空中不斷閃動的將臣三人……

    雙手摁在地上,殘缺不全的太陽神符在意識的控制下迅速印撻在地上。

    今日一戰,我必須做好萬全准。

    我所面對的敵人不是後卿也不是贏勾,而是即將出現的太陰山之主。

    空間在他們的戰鬥下崩碎,漆黑的空間裂縫中産生強大的空間風暴……

    空間裂縫很快合攏,卻再度被將臣他們打破。

    屍族降臨人間大地的屍兵已經所剩無幾,幾乎全部喪生在血雨之中。

    可以想象血雨的威力有多強大。

    “將臣,你當真要與我們拼的你死我活不成?”

    後卿憤怒的咆哮聲傳開。

    將臣緩緩開口,“回去靈界,我便不與你們爲難。”

    “我若是說不呢?”

    “那就別怪我不念當年情誼!”

    將臣面不改色。

    後卿和贏勾心中駭然,他們沒想到將臣的修爲竟然高出他們一大截。即便是聯起手來,也處于下風。

    他們錯了,錯得很離譜。

    將臣雖然與他們並列屍族四大神尊,實則不然,將臣真正的實力早就超脫他們的境界。

    將臣已經邁入了更高深的境界,心境得到了進一步的升華,他現在可以稱之爲聖者。

本頁網址:http://www.kerryquilter.com/xiangcunguishu/1600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爲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