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賭不賭

    在余翠翠周圍的人似乎都被余翠翠這裏的事情吸引過來了,紛紛朝著這邊走來。

    程一博看到眼前的余翠翠牽著沈淩要走就急忙攔住。

    “诶,翠翠他可以走你不能的走呀!這裏都是你的學長學姐,你要是現在走的話,不尊重學長學姐了。”

    “學長,沈淩哥哥是我的朋友,他要是都走了,我留在這裏幹嘛?而且我現在才大二的,我怕你們等下聊天,我也聽不懂。”

    說著,余翠翠氣哄哄的就要帶沈淩走。

    “程一博,怎麽回事?”從一個房間的走出來一個的面容英俊,笑容溫和的男人。

    “百川哥,這個人不是我們學校的,而且連大學也沒有上過,所以我跟他說等下我們會討論學術問題,他覺得不好意思要走,然後翠翠也要跟他走。”程一博無辜的說。

    “你,百川學長,不是這樣的。”余翠翠都要被程一博氣瘋了,居然這樣歪曲事實。

    “好了。不就是沒有上過大學嗎?我們應該尊重別人,等下也不會談論什麽深奧的問題,他當然留下來。這位先生,我替程一博向你道歉。”

    堂百川轉過頭看向沈淩,居然真的微微屈身,讓旁邊的人看起來格外的紳士。

    沈淩微微一笑,沒有什麽動作。

    “你什麽意思?我們百川學長畢業不到兩年,就已經自己開公司了。他向你道歉,你居然什麽反應沒有。你不要太自以爲是。”

    程一博的話,說的很大聲。周圍的有些人,也是紛紛點頭,似乎認了程一博的話。

    “好了,剛才是你的錯,這位先生有些脾氣也是應該。”堂百川心裏偷笑了一下說。

    “沒錯,我這個人氣量比較小,要不然你再幫他道一個歉。”

    沈淩的話,就像一只蒼蠅一樣,噎在了堂百川的喉嚨裏。不過也讓周圍的人,對沈淩的印象又壞了幾分。

    余翠翠也是沒有想到,沈淩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看著堂百川沒有動,沈淩微微一笑說:“怎麽?你不是氣量大嗎?怎麽不幫忙了?”

    堂百川的臉色一陣鐵青,“還道歉,你他麽算什麽呀?要是不爲了余翠翠,我他麽還跟你這樣沒有上過學的人道歉?”

    “這位先生說的對,不過這次應該讓程一博自己的道歉了。這樣會比較有誠意。”堂百川說。

    “學長。”程一博不敢相信。

    “學什麽長,沒聽見他說的嗎?快點道歉。”沈淩優哉遊哉的說。

    程一博看了一眼堂百川,堂百川神色凝重,看來這次一定是要道歉了。

    程一博臉色難看的看向沈淩,微微屈身,有些艱難的說:“對,對不起。”

    “大聲點,我聽不見。”沈淩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對不起!”程一博快要被氣炸了。

    “不好意思我氣量小,不、接、受。”沈淩把‘不接受’三個字拖得很長。

    “你。”程一博氣的想動手。你他麽不接受,就不要道歉呀。

    “好了,開始上菜了。大家進去把。”堂百川臉色鐵青,本來想擺沈淩一道的,可是沒有想到被沈淩擺了。

    等其他人進去了,余翠翠有些疑惑的說:“沈淩哥哥,你剛才爲什麽那樣說。”

    “剛剛那個堂百川是不是以前就找過你?”沈淩說。

    “是,沈淩哥哥你怎麽知道的。”余翠翠記得自己應該沒跟沈淩說過。

    “剛才那個程一博明顯就是堂百川的走狗,他想讓程一博趕走我,自己又出來做好人。他應該對你有圖謀。”沈淩淡淡的說。

    沈淩在外面摸爬滾打幾年了,雖然沒有讀過大學,可是這些小計謀玩起來,沈淩是他們的祖宗。

    余翠翠被沈淩這麽一提醒,印證自己原來的擔心。

    “幸好跟沈淩哥哥一起來了,要不然今天可能真會出事。”余翠翠自己幻想了一下,自己都害怕。

    “沒事的,我在這裏,我看他們能用什麽花招。”

    余翠翠聽了沈淩的話,感到了一陣心安。

    余翠翠和沈淩沒有和堂百川他們坐在一起,而是兩個人找了一個靠邊的地方坐下。

    在那張桌子上,沈淩沒有收到什麽針對,而且其他人似乎知道沈淩沒有讀過大學,幾乎沒有說什麽關于學術的話。

    聊得都是關于自己實習或者創業這些在社會上的話題。這讓沈淩覺得這種高等學府出來的人,大部分還是好的。

    “是嗎?原來百川公司是學長公司呀!那我要好好敬你一杯,計算機這行,百川算是一個黑馬了。”

    從堂百川的那張桌子上傳出一陣喧鬧的討論聲,其他的幾桌也紛紛看向堂百川。

    【鄉村小說網www.kerryquilter.com】;“要不我們也去敬酒吧,百川是個大公司了。”沈淩這一桌的人也開始討論起來。

    沒過一會兒,沈淩這一桌的人除了沈淩和余翠翠之外,幾乎都去敬酒了。

    “沈淩哥哥我跟你喝一杯把。”余翠翠看見大家都去敬酒,風頭都被堂百川搶了,不讓冷落了沈淩。

    沈淩微微一笑,說:“沒事的,知道你最乖。”

    “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了。”余翠翠被沈淩這麽一說臉都紅了。

    堂百川剛好看見這一幕,眼神一冷,示意了一下程一博。

    程一博點了點頭,端著一杯酒就朝著沈淩和余翠翠走去了。

    “翠翠,你怎麽不去敬一杯百川學長,我記得你也是學計算機的吧。”程一博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沈淩。

    可是沈淩喝了一口酒,根本沒有理他。

    這讓程一博很不爽。

    “那這位先生你是幹什麽的呀?”程一博問。

    “我幹什麽的關你屁事呀?不去討好你的主子想討好我呀?我可沒有骨頭給你吃。”沈淩含不在意的說。

    “你!你不要太過分,我們這裏可是校友會,要不是看著翠翠的面子上,你以爲你能進來嗎?”程一博憤怒的說。

    “好了,程學長,要是你過來就是找麻煩的話,我現在跟沈淩哥哥就走,不礙你的眼。”余翠翠不滿的看向程一博。

    程一博看了一眼沈淩,現在不能得罪余翠翠,所以自己端著酒就離開了。

    “沈淩哥哥沒事吧?早知道不應該帶你來了。”余翠翠自責的說。

    “沒事的,要是你自己來就更危險了。”沈淩淡淡的說。

    程一博離開之後,就去了衛生間。

    “麻的,居然讓這樣的一個鄉巴佬弄的這麽沒面子。臥槽。”

    程一博對著衛生間的鏡子發泄。

    這時,程一博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這不是葉林網絡集團的陳總嗎?他怎麽會在這?”

    程一博想了一下,臉上露出一抹陰險得意的笑容。

    程一博回到宴廳之後,臉上帶著一絲得意,在堂百川的耳邊說了些什麽。

    堂百川微微一笑,站起來說:“大家都知道葉林網絡集團吧。我們百川最近在和葉林網絡集團有合作,而且似乎葉林網絡集團的陳總也在這裏,等下我邀請他過來跟大家見見面,大家把握好機會。”

    堂百川的話一出口,大家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對于這些技術宅來說葉林網絡集團簡直是一個夢寐以求的地方。作爲東海市第一大網絡集團,葉林網絡集團可以給他們一個很好的發展空間。

    而且最主要的是,葉林網絡集團的創始人同樣也是大學生出來創業,在衆多網絡巨頭的沖擊之下,葉林網絡集團異軍突起,直到現在能夠成爲第一大網絡集團。

    這樣例子就是這些出來追尋夢想,想出來創業的人理想的目標。

    所以大家在堂百川說出葉林網絡集團的時候,這裏校友都非常的興奮。

    “余翠翠,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吧。自己去的話,我可以私人幫你引薦一下。”堂百川一臉微笑的說。

    大家一臉羨慕的看著余翠翠,能夠得到堂百川的推薦,余翠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絕對會得到一個在葉林網絡集團實習的機會。這絕對是一個讓人眼紅的機會。

    余翠翠在大家的注視下,有些不好意思,眼裏有些糾結。

    “不用了。”余翠翠看了一眼沈淩說。

    沈淩在大家的注視下,臉上沒有一點波動。

    程一博看了一眼沈淩,“死鴨子嘴硬,你再裝。”

    堂百川在這麽多人得眼前被余翠翠拒絕,臉色也是不好看,不過很快就恢複了。

    在堂百川走之後,沈淩一桌的人,紛紛看向余翠翠。

    “就算你有男朋友,那你也應該先答應呀。葉林網絡集團可是東海市最大的網絡公司呀!這樣機會很多學長學姐都要不來的。”一個好心的學姐說。

    “對呀!我們不是看不起你男朋友,可是這樣的機會真的不多。”

    這邊的談話也是吸引了周圍的人,程一博更是一臉囂張的看向沈淩說:“你看看你,害的翠翠學妹錯失的這麽好的一個機會。”

    沈淩微微一笑沒有理他,看向余翠翠說:“你想去嗎?”

    余翠翠看著沈淩,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葉林網絡集團可是東海市最大的網絡公司,能夠到這樣公司實習自然是最好的。

    “那好,你現在就是葉林網絡集團的正式員工了。”沈淩淡淡的說。

    “哈哈!你以爲你是誰,就算是百川學長親自推薦,也只能是實習而已。”程一博不屑的說。

    沈淩往酒杯裏吐了一口口水,指著酒杯說:“賭不賭?”

    在宴會廳裏的人,都被沈淩舉動給吸引過去了。

    大家不由的紛紛看向程一博。

    程一博感覺到大家的目光,有些囂張的看著沈淩說:“好。不過我要加碼。”

    沈淩微微一笑說:“隨便你。”

    程一博一臉自信的拿起酒杯,惡心吐了一口痰進去。

    “你要是輸了就喝下這杯東西,而且要和余翠翠分開,怎麽樣?”程一博說。

    “好呀!要是輸了,除了喝下這杯東西,你還能怎麽樣?”沈淩淡淡的說。

    “哈哈,你真以爲你是誰。葉林網絡集團的股東想要一個人成爲正式員工都沒有那麽容易,你以爲你是誰。要是你真能讓余翠翠成爲葉林網絡集團的正式員工,我就把今天剛買的跑車送給你。”說著,程一博就拿出了一把車鑰匙。

    車鑰匙很新,上面的大奔標志很是奪目。

    這輛車可是程一博告爺爺求奶奶,借了不少錢才買的。不過,只要自己的賭約贏了。堂百川肯定會好好的犒賞自己。就算沒有上百萬,可是跟著堂百川,以後的賺錢的機會會少嗎?而且自己根本不會輸。

    沈淩看了一眼車鑰匙,知道那是奔馳剛出不久的跑車系列,就一百多萬。雖然不值錢,可是白送的,幹嘛不要?

    沈淩笑了笑,說:“好呀!這麽多人看著希望你不要後悔。”

    程一博哈哈一笑,說:“你真是可愛呀!你一個沒有讀過大學的鄉巴佬知道什麽。怎麽會知道葉林網絡集團的強大。”

    雖然大家不喜歡程一博的口氣,可是不得不說程一博說得對。像葉林網絡集團那種高端的公司,是不會沒有什麽知識的人有交集的。

    這時,宴廳的大門打開,堂百川說:“這就是我們的校友會了,陳總。”

    隨著堂百川進來,身後是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陳總好呀!”程一博看到陳楓之後,馬上像狗一樣谄媚的迎上去。

    陳楓微微的點了點頭,並不想理他。

    大家看到陳楓之後,都紛紛的朝著陳楓簇擁過去。

    余翠翠本來也過去混個臉熟的,可是被沈淩拉住,說:“他會過來敬酒的。”

    周圍的人聽了沈淩的話,紛紛都露出莫名的表情,看向沈淩和余翠翠。

    余翠翠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沈淩卻是一臉的鎮定。

    衆人覺得沈淩不過是在死撐著面子,也不多說,就朝著陳楓的旁邊走去。

    “沈淩哥哥,我們真不用過去嗎?”余翠翠雖然願意相信沈淩,可是就像他們說的。這個機會是很難的。還是要抓緊把握才行。

    沈淩給了余翠翠一個安心的笑容,說:“沒事的,你等著把。”

    余翠翠看著沈淩,突然間覺得只要有沈淩,就算自己不進葉林網絡集團也行。

    哪怕沈淩只是一個微笑。

    程一博看見幾乎所有的人都過來跟陳楓客套,可是只有沈淩和余翠翠還坐在原地不動。

    “呦,有些人的面子可真大,居然連陳總的面子也不給,難道還要陳總過去敬酒嗎?”程一博突然陰陽怪氣的說。

    程一博的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陳楓也是眉頭一皺看向了程一博。

    程一博注意到陳楓的目光,順手一指就指向了沈淩。

    陳楓順著程一博的手指看到了沈淩,眼裏閃過一絲驚訝,站起身來朝著沈淩走去。

    程一博看著陳楓向沈淩走去也是一陣的疑惑,而一旁的堂百川在心裏産生了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在衆人的注視之下,陳楓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要敬沈淩。

    “沈先生,怎麽會在這裏。”說著陳楓舉起了酒杯。

    在場的人都看呆了,沈淩明明是個連大學都沒有上過的人,怎麽可能會跟陳楓這樣的人物會有交集呢?

    “我陪我朋友來的。”說著沈淩看了一下余翠翠。

    陳楓眼裏閃過一絲疑惑,他記得沈淩的女友應該是葉輕語的,可是現在身邊怎麽會是一個看起來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

    “你好呀!你既然是沈先生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說著,陳楓也敬了一杯余翠翠。

    在場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懵逼了,怎麽會是這樣的?

    這裏面要數程一博的臉色最難看,自己剛才居然得罪了沈淩,自己還對沈淩冷言相向,自己這輩子是跟葉林網絡集團沒關系了。

    “我的朋友似乎覺得你的公司不錯,她可以到你們公司上班嗎?”沈淩淡淡的說。

    “小公司而已,要是這位同學真的想到我們公司上班的話,明天就來把。跟正式員工一樣的待遇。”陳楓笑著說。

    余翠翠不敢相信看向沈淩,沈淩居然真的一句話就讓自己進入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公司裏。

    沈淩微微一笑,程一博的臉可是“唰”一下變得慘白了。

    “喂,你聽到了吧。現在把你的車鑰匙給我,還有那杯酒喝了。”沈淩淡淡的說,可是好像是宣判了程一博的死刑。

    程一博臉色難看向堂百川求助,堂百川的臉色也不好看,沒有理程一博。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夥,要不是他的話,我根本不會請陳楓過來。”堂百川臉都氣青了的,自己明明想要趁這個機會好好裝個逼,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在余翠翠的面前好好威風一下。可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做的事,都給沈淩做了鋪墊。

    程一博在大家的注視下,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

    程一博在這麽多人的面前已經立下了賭約,要是自己沒有遵守諾言的話,自己的形象絕對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程一博拿起那杯酒裏漂浮著痰和口水的酒杯,一咬牙,咕叽咕叽的就一杯喝了下去。

    “诶,我本來只要一喝一口的,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麽喜歡喝我的口水,一整杯酒喝完了。”沈淩馬上補刀說。

    被沈淩這樣惡心了一下,程一博臉色一變,馬上就跑到衛生間去吐了。

    而一些女生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去吐。那些心理承受力好的男生在,也是一臉的惡心,不過是忍住了自己想吐的欲望。

    “沈先生,我在那邊還有一個酒局,也是剛開始的,不如你也去參加把。”陳楓說。

    “翠翠你想去嗎?”沈淩看向旁邊的余翠翠。

    “好吧。”

    余翠翠以後就想著能到葉林網絡集團上班,要是自己這一點面子也不給的話,以後天天見面難免尴尬,所以就答應了。

    沈淩起身之後,點了幾個人,淡淡的說:“他們讓我感覺還不錯,要是去你公司,給他們一個實習的機會。”

    那幾個人就是剛剛和沈淩一桌的人,他們因爲沒有故意針對沈淩,而且挺尊重人的,所以沈淩想給他們一個機會。

    陳楓看了他們一眼,說:“我記住了,如果你們有意願到我們公司的話,你們等下就去報道把。我會跟人事部說的。”

    那幾個人簡直不敢相信,居然真的因爲沈淩的一句話,就給了他們一個這麽重要的機會。

    不過,那些人裏面也有幾個臉紅的,因爲剛才他們確實不太相信沈淩居然有這樣本事。甚至私底下還懷疑沈淩,這讓他們受之有愧。

    沈淩走了之後,其他的人紛紛向剛才的那幾個人投去羨慕的目光。

    堂百川氣憤的看著宴廳,今天所有的面子都被沈淩搶了,自己舉辦這個校友會幾乎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麻的,等下我表哥來了,我看你還有什麽囂張的。”堂百川憤怒的說。

    在陳楓的酒宴上,不但場地更大,而且桌上的菜明顯也不是剛才能比的。

    這裏有著四個人,加上沈淩和余翠翠也就六個人,卻定了最大的桌子和包廂。六個人坐下來還離的很遠。

    沈淩看著眼前的房間裏的幾個人看向沈淩和余翠翠的時候,有些疑惑。因爲這裏除了陳楓是末日格鬥場二層的人,其他的人都是一層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陳總這時怎麽回事?你居然這樣叫這樣的兩個毛頭小子來參加我們的酒宴。”一個白頭發的老人說。

    旁邊一個消瘦的男人看著沈淩,似乎是在那裏見過一樣。

    突然男人眼裏閃過一絲清明,急忙站起來說:“您應該就是沈先生吧。”

    大家聽著男人的話也是的一陣迷糊,沈先生?什麽沈先生?

    余翠翠也是從剛才就很迷惑,陳楓怎麽一直叫沈淩叫沈先生。

    陳楓微微一笑,其他的兩個人似乎想起了什麽,眼裏閃過一擊驚駭。

    兩個人一同站起來驚恐的說:“您是東海沈先生?”

    沈淩微微擡頭說:“你們認識我?”

    剛才那個消瘦的男人說:“我是九海幫的幫主,大小姐生日的時候有幸見到您。”

    “額,我們兩個雖然沒有見過您,可是聽說了好多您的事迹。”另外兩個人說。

    “都坐把!你們談你們的,不要在意我。”沈淩淡淡的說。

    這幾個平時說一不二的主,明明已經年過半百卻在沈淩的面前畏畏縮縮放不開。

    這時,門外傳來。

    “黑虎堂家,堂淩虎來拜訪葉林網絡集團的陳總。”

本頁網址:http://www.kerryquilter.com/chaojixiangcunbingwang/3315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爲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